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弧面

昨天属于死神,而今天属于我自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低调而浪漫、真诚但又善于伪装自己的男人,一个纯粹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品读北欧现代诗  

2009-04-23 11:09:34|  分类: 我的歌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的旋律,需要我们去合拍;诗的梦魇,需要我们去憧憬;诗的美丽,值得我们去珍藏

                       

                               苦闷

帕尔·拉格克维斯特Par Lagerkvist18911974

 

苦闷,苦闷是我的遗产,
我的喉咙的伤口,
我的心在世界上的叫喊。
如今那布满泡沫的天空凝结
在夜的粗糙的手里;
如今那森林
和坚硬的高地
荒凉地升起,倚着
那低矮的苍穹。
一切是多么艰难,
多么僵化、阴郁和沉寂!

在这遮暗的空间我到处摸索
感到手指碰上悬崖那锐利的边缘
我划破向上伸出的双手
在冰冻的残云上,直到它们淌血。

哦,我扯掉手指上的指甲,
我划破极度疼痛的双手
在高地和遮暗了的森林上,
在天空的黑铁上,
在寒冷的土地上!

 



苦闷,苦闷是我的遗产,
我的喉咙的伤口
我的心在世界上的叫喊。

 

 

小小的手,不属于我的小小的手 

 

小小的手,不属于我的小小的手,
你在这茫茫人世间属于谁?
我在黑暗中找到你。你不属于我,
可我听到有人在哭泣。

哪儿是你的眼睛,你的胸脯?
谁在黑暗中呜咽?
小小的手,别哭!我用温暖抚爱你。
你在黑暗中并不孤独。

小小的手,我一定会找到你的眼睛
当曙光降临的时候。
哭泣的小手,你是我所需要的一切
即使早晨永远,永远不会到来。

 

 

当你用温柔的手

 

当你用温柔的手
合上我的眼睛
我的周围都是光明
象在一个充满阳光的国度
你想把我淹没在黄昏中
而一切变得光明!
你所赠与我的一切
都是光明,仅是光明。

 

 

思索没有目的

 

思索没有目的,

祈祷没有父亲。

痛苦没有家园,

渴望没有母亲。

出生没有脐带。

临死默默无闻。

从虚无中来

回虚无中去。

 

这条路也许

拉斯·努列

Lars Noren1944--

 

这条路也许

不通向任何地方,

但有人从那边过来。

 

 

遥远的声音变得更远

图马斯·安哈瓦Luomas Anhava,1927--



                          遥远的声音变得更远,
                          近处的声音变得更近,
                        风在树与水之间安顿自己。
                       波浪没有靠近,没有离去,
                           森林变得更密,
                          夜从各地深入到这里。

 

 

一群树木漫步

帕沃·哈维科Paavo Haavikko,1931--



                       一群树木漫步
                       向着傍晚与死亡。
                       那么当它们成为枯树时
                           它们终于抵达。

                       这个狡猾、奸诈而愚蠢的
                       人死去。
                       为什么我竟会伤心
                            因为他和我有同样的名字。

                       死者死去;但只有生者
                        知道这一点;
                        而生者保守秘密。
                             世界上一片寂静。

 

 

 

在旷野上

亨里克·诺德布兰德

(Henrik Nordbrandt,1945-- )

 

那些最初的浮云

在蓝蓝的天空上

 

投下沉重的影子

在高高的枯草上。

 

痛哭似乎轻而易举

实际上却万分艰难。

 

一种生活

 

你划亮火柴,它的火焰让你眼花缭乱

因而在黑暗中你找不到所要寻找的

那跟火柴在你的手指间燃尽

疼痛使你忘记所要寻找的

 

微笑

 

当我在梦中看见你

你转向我

 

一根手指贴在嘴唇上

扬起眉毛

 

微笑,然后你继续

轻盈漫步

 

穿过那被忽视了的

月照的房间

 

我忽然明白了

这即代表我的生活

 

 

今天我看见

奥拉夫·赫格

Olav H. Hauge,1908--

 

今天我看见

两个月亮,

一个新的

一个旧的。

我很相信新月,

但我猜他是旧的。

 

 

尘世,非尘世

 克拉斯·安德森 北岛 译

 

你照料绵羊的话,

就白得羊毛,

你割掉肉排的话,

就得忍受猪的尖叫,

你想登高远眺的话,

就得忍受晕眩,

你偏要坚持目的的话,

就要担负行动,

你只渴望坠落的话,

也不得不倒在地上,

你求助于爱情的话,

不得不接受全部剧目,

你迷恋于缝隙的话,

不得不接受栅栏,

你强调人权的话,

不得不接受他妈的平等,

你偏要集中制的话,

不得不接受官僚主义的曲酱,

你想要把基督从十字架上卸下的话,

不得不连强盗也卸下,

你想看到诗的话,

不得不忍受悲伤,

你虽然只想旅行,

不得不在终点下车。

 

 

卡罗那

 

保罗·策兰 北岛 译

 

秋天从我手中吃它的叶子,我们是朋友,

我们从坚果剥出时间并教它走路,

而时间回到壳中。

镜中是星期天,

梦里有地方睡眠,

我们口说真理。

 

我的目光落到我爱人的性上:

我们互相看着,

我们交换黑暗的词语,

我们相爱像罂粟和回忆,

我们睡去像海螺中的酒,

血色月光中的海。

 

我们在窗口拥抱,人们从街上张望,

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了!

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时间动荡有颗跳动的心,

是过去成为此刻的时候了。

 

是时候了。

 

 

情诗

伊万·马林诺夫斯基

永远作为世界上最后的,永远作为世界上最先的……

不仅仅是世界

我的爱

不仅仅是我和其他人共饮的光线

我们磨损的栏杆、台阶

不仅仅是他们呼吸的空气

以及他们无意义的历史

在这历史中也有我的根

不仅仅是那些墙

恐惧靠近一步

因为它们离得很近

不仅仅因为是世界我的爱

而且也是你

你不同于

已出现或未出现的一切

在我身边却离我很远

你那病人的渴望:

那窗玻璃外的树

如果我把你忘掉

是因为我更好地记住你

让我永远忘掉你

像我记住世界那样

不仅仅是你

我的爱

而且也是世界

不仅仅钟那响亮的哭泣来自角落

你皮肤下面那苍白的脸的

可怕的画像

和你背后的那些苍白的脸

和你的眼中常常出没的阴影

以及你自己根本不知道的抱怨

你不曾看到的云

我们不曾分享的日子

总还有别的

永远不是我们自己

我们的手很羞愧

仿佛一个陌生人站在屋里

忽然有人用阿拉米语哭泣

忽然天空一声长大嘴巴的咆哮

我知道,在某处

这所房子已经符合

一张伤亡事故名单上的两个数字

而一个充分的理由使人分心

我走向你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